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按人之兵 >

信息制胜与不战屈人之兵的辨析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按人之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进入信息化时代,经过几场局部战争的实践,信息战已经成为美国五角大楼的新宠。美国参联会副主席威廉·欧文斯说,信息战是“美国献给战争的礼物”。当然,战争献给美国的礼物就更在不言之中了。美军认为信息战的革命意义如同二战使用坦克和所起的作用一样。为此,发布了一系列信息作战条令。世界各主要国家的军队也都非常重视信息化

  建设。外军的“信息作战”是指敌对双方在信息领域的对抗斗争,包括对敌实施的信息攻击和通过信息网络(数据链)把作战平台联系起来的作战行动,旨在提高整体作战能力,夺取战场的多维控制权,破坏和瘫痪对方作战体系。我军军事学术界提出的“信息化作战”概念,是指在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研究与发展军事理论,重要的不是诠释对手,而是如何战胜对手。我军的信息化作战,应侧重从实际出发,解决在信息化武器装备处于相对劣势条件下如何战胜敌人的问题。

  1991年的海湾战争,美军以极小的代价赢得胜利。之后,又在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轻易取胜。尤其是伊拉克战争,美英联军仅用海湾战争一半的兵力,1/7的弹药消耗,三周时间就完全占领一个中等国家,从而引起各有关国家对信息作战的关注和国防的危机感。任何一场军事革命都是以出现其对应物,进而达到新的战略平衡而完成的。信息战是“双刃剑”。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肯尼斯·米尼汉承认:“鉴于美国严重依赖信息,信息对美国而言既是最大的优势,也是最大的弱点。”美国现有1亿多部商用电脑,通过复杂的地面和卫星通信系统,把美国生产总值达10万亿美元以上的国内经济联为一体。对方可以通过电子袭击,对其经济运转和军事后勤造成破坏。美国在上述几场战争中,已经把袭击的目标扩大到经济,包括民用交通、电力、能源系统,甚至学校、医院和居民区都未能幸免,破坏了国际战争法规限定的目标范围。既然衅由彼起,一旦发生军事对抗,对方只要有能力也可以采取各种手段对其军事和经济目标进行攻击。特别是“软件炸弹”具有知识密集性,制造廉价性,操作个体性、分散性、隐蔽性等特点,是一种不依赖飞机、舰艇、导弹和基地就能够进行越洋攻击的手段。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人民首次用网络战争回击北约的狂轰滥炸。北约发言人谢伊说:“这是有史以来所遭遇的非武力解决的最大难题。”

  进入信息化战争时代,如何发扬我军传统作战思想,结合现代战争实际创造新的战法,是刻不容缓的事。的人民战争思想是中国人民反对侵略战争的伟大战略遗产,其精髓是不朽的。概括起来有三点:其一,人民战争的指导路线,是建立在充分动员人民,坚决依靠人民基础之上的。其二,人民战争的哲学思想是战略上蔑视敌人、战役战术上重视敌人;在既定的客观物质基础上能动地争取胜利。其三,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完全立于主动地位的作战。军事思想对现代人民战争仍然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当然要结合现代战争实际加以补充和发展。至于有的研究材料讲,要摒弃歼灭敌有生力量为主,改为以信息制胜、瓦解对方抵抗意志为主;变接触作战为非接触作战为主;变近距离作战为远距离作战为主,这不符合我军实际。应对信息时代的战争,在指导思想上,要尽量避免在高技术领域与作战对手的狭路相逢之战,而应创造和选择最有利的时机、方向、方式和目标打出“撒手锏”。在武装力量运用上,实行陆、海、空、天一体化作战;在军队建设上,实行机械化与信息化相结合;在作战方式上,实行联合作战与单军种(兵种)突击相结合,接触作战与非接触作战相结合,近距离作战与远距离作战相结合,常规作战与特种作战相结合,火力打击与信息战、心理战相结合,歼灭有生力量与摧毁要害目标和瘫痪网络、瓦解其抵抗意志相结合等。总之,要使敌人遭到难以承受的损失,而迫其就范。

  战场是最严峻的考场,它没有亚军的位置。战争舞台不允许搞“时装秀”。军事理论要避免“大忽悠”。应对信息化战争,最忌形式主义的信息化。诸如大屏幕多媒体演示和“野战网吧”等,都不是信息化的实质。信息化如果不落实到战斗力的提高上,就是巨大的浪费。信息战虽然可以独立实施,但在总体上仍属于作战保障的范畴。我军的信息化建设还是应当在确保指挥通畅,特别是联合作战指挥通畅上下功夫、在作战武器平台上下功夫、在网络作战上下功夫、在作战训练模拟器材上下功夫。总之,要表现在真正提高战斗力上。野战部队并非电脑越多越好,作战地图挨颗子弹还是作战地图,电脑挨颗子弹便是废铁。美军在伊拉克战争中的表现证明,单纯依靠信息化不能解决战争,完全“不接触”也不能解决战争,追求“零伤亡”不仅更加增大对火力支援的依赖,还反映军事优势中的心理脆弱性和高期望值的低承受力。信息化是工具而不是大脑,它无法分辨真实与虚假、正确与错误,以及轻与重、缓与急。美陆战1师总结伊拉克作战的报告中称,“各级情报机构都充斥了大量与其任务和需求不相关的信息和数据。”为解决信息拥塞,在“信息融合”中要进行过滤和筛选,而依据设定条件自动过滤掉的信息中,就可能有最关键的内容。应对信息化战争,就是要寻找上述种种弱点,确定新的作战方式和方法。

  信息化条件下作战,没有否定战争艺术的作用。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历次战争表明,信息技术在战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也是军队装备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所谓“信息制胜”、“战场透明”、“发现即摧毁”、“零伤亡”等,并非都像宣传的那样神乎其神。第四次中东战争已经显示出精确制导武器的威力,埃及军队使用苏制反坦克导弹消灭以军王牌109旅,并用萨姆导弹重创以空军;而以军采用传统装备和战术从大苦湖穿插迂回埃军后方,就使埃军前功尽弃。俄军在车臣战争中,制导炸弹精度为1米,导弹精度为0.5米,却不能彻底消灭武装。美军在伊拉克的“斩首”行动没能奏效,还是靠线人告密、步兵搜索才抓到萨达姆。在巷战中仍然是坦克、步兵齐上阵,伤亡也不小。信息化条件下的我军作战,还不能完全丢掉老传统。诸如:不打无准备、无把握之仗;集中优势兵力、兵器各个歼灭敌人;主动性、灵活性、计划性;慎重初战;执行有利决战、避免不利决战;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等等。说靠信息就能制胜是不全面的,战争就是要消灭有生力量和达成实地控制,否则就不可能解决战争问题。摧毁敌人作战意志的重要前提条件是消灭其有生力量,包括打掉其指挥所、通信枢纽,歼灭成建制的部队。尤其在敌强我弱的条件下,单纯靠信息战是不可能摧毁敌人的作战意志的。要知道,关于信息战威力的夸大宣传,本身就是信息战。当我们有人认为应当摒弃我军传统战法、靠信息制胜和非接触作战的时候,美国军事专家却援引兰德公司给美国国防部的报告说,美军在伊拉克大规模战斗中,胜利的原因之一是学习和运用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传统战法。

  信息化是富国的奢侈品,即使像美国高达4000多亿美元的军费也难以承担信息化的巨额投入。我国追赶新军事革命,只能从我国的实际出发,不可能搞全面军备竞赛,而要在关键项目上超越发展,例如当年我国超越发展轰炸机和大型水面舰艇的阶段,直接研制“两弹一星”和核潜艇,从而具有等效威慑的战略手段,进入核大国行列,有效地保卫国家安全。全球化时代保卫国家安全必须明确:以国防为主导的传统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支柱;以经济为中心的非传统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石;政治和文化安全是国家安全必须坚守的精神阵地。

  在当代军事理论上,与信息制胜思想相关联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国外军事理论也常加以引用和论述。如果单从字面解释孙子兵法这句话,就可能会误读,甚至产生不切实际的期望,放松应有的准备。孙子兵法讲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在实际运用上,可分为两个范畴、四个层次。“伐谋”和“伐交”属于“不战”思维;“伐兵”和“攻城”属于“慎战”思维。其一,“上兵伐谋”是指依靠谋略运用,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手段的综合运作,不待对立双方矛盾激化即先期解决争端。其二,“其次伐交”是指当矛盾已经显现时,动员本国和有关国家的力量,显示决心,造成压倒优势或力量制衡,辅之晓以利害,经过折冲与妥协,达到不诉诸武力而达成战略目的。其三,“其次伐兵”是指动用部分军事力量,在敌方政治、经济重心之外解决敌人,以便把战争损害减少到最低限度。其四,“其下攻城”是指在上述三项努力无效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即攻取敌方战略要地乃至全部领土。必须承认,在军事对抗中,完全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结局,即使处于优势与主动地位的一方,也是不容易实现的。在中国领导的战争史上,对不战而屈人之兵有其独特的创造,即在屈人之兵的方式和程度上,有不战、小战、备战、敢战、硬战(即以战止战)等几种做法。中国解放战争战略决战过程中的“北平方式”,属于经过交战较量后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世纪50年代中期,我攻占一江山岛,逼迫军全部撤出浙东沿海岛屿,属于“小战”而屈人之兵;抗美援朝战争的西海岸抗登陆备战和1962年蒋介石企图窜犯大陆,我军入闽备战,都使敌知难而退,属于“备战”而屈人之兵;1958年金门炮战期间,美国军舰介入护航,我军摆出不惜与美军一战的架势,结果美国护航军舰丢弃被我击中的蒋舰独自撤走,这属于“敢战”而屈人之兵。在上述方式都无效之后,就只能是“硬战”而屈人之兵了,如抗美援朝战争,经过这场硬战之后,才赢得几十年的总体上的和平环境。上述这些都是闪现战略智慧与胆识的杰作。

  马克思说:“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有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为物质力量。”我们要追赶新军事革命,要掌握保卫国家安全的物质力量,更要用正确的思想理论武装头脑、培育军魂、激发战斗意志。我们的主动地位,是立足于能应付严峻挑战情况下的抓住机遇,立足于做好准备对付外来侵略和干涉的和平发展,立足于具备武力解决能力的和平统一,立足于抓紧工作、毫不松懈的耐心等待。以往的战争经验和结论是:只有备战、能战、敢战,才能达到不战、止战的目的。(来源:解放军报第6版)

本文链接:http://jeffsvideo.com/anrenzhibing/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