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暗挖式工事 >

民国缩影――段家楼

归档日期:07-26       文本归类:暗挖式工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P061948年春,朱德、视察井陉、正丰两矿时曾在小姐楼书房下榻。

  P18旁边的大铁柜是当时的保险柜,据说打开后內腔容积只有外形的1/10。

  P32北斜井巷道和大厅内陈列着调度指挥、采掘、运输、通风、机电等五大类设施、设备,可体验到百年煤炭开采史。

  P33矿井内的悬臂大铁铊,据说一旦出故障,先将绞车司机砸死,以确保其它人员的安全。

  P36“红旗漫卷正丰矿,煤黑子们拿起枪”1948年正丰煤矿第一次职工代表大会照片,本照片来自博友“冀南小君”,谢谢!

  段家楼位于河北石家庄井陉矿务局三矿桥西,1912年军阀段祺瑞指派其弟段祺勋投资入股正丰煤矿股份公司,并出任总经理,1913年段家投巨资建段家楼。整座建筑群坐西向东,分南北两组,每座大楼独立成院。总经理大楼(东大楼)、小姐楼居南,公子楼(小南楼、小中楼、小北楼)在北,另外还有服务娱乐楼(西大楼)及其他附属建筑, 是段祺瑞之胞弟段祺勋在正丰矿期间办公、生活、娱乐的场所。总占地面积约13万平方米。总经理大楼是主体建筑,整座建筑高约15米,宽28米,长约30米,坐落在青石筑就的高台之上,三面设廊,台阶之上是高大的拱形石门,两侧为8根粗壮的仿石廊柱。正中大厅宽敞高大,四壁有木板雕花墙裙。

  段家楼设计科学合理,给、排水系统完备,是西洋建筑与中国古典建筑相结合的产物,也是正丰公司诞生和被北洋军阀段祺瑞控制成为官僚资本企业的历史见证。走进段家楼才能领略它的建筑风格和艺术魅力。

  先看它的选址,井陉矿区地下处处“乌金”,很难找到一块适合建设永久居住的大型私宅宅址,但段家楼却得天独厚,它的四周地下都是煤矿,唯独楼群下面没有矿藏,况且楼群是建在三矿桥西的高地上,西倚云凤山,东临绵河水,豪宅座西朝东,可谓背山面水,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在矿区这块因挖煤而不断出现塌陷的土地上,段家楼群却以它特有的风格巍然屹立,仍以它本来面貌展现给今人。

  再看它的布局,按我们东方建筑风水学来说,主体建筑应建在选址点的中轴线上,在这座楼群里总经理办公楼是主楼,但豪宅的主人却把小姐楼建在这座豪宅中轴线上最现眼的位置,足以说明主人接受了西方文化尊重女性的理念和对女儿的宠爱。总经理办公楼座落在小姐楼左侧,中间有百米葡萄长廊相隔;其余几座搂错落有致的分布在这两座楼后边数十米远的地方,楼前楼后都有花草绿地,另有煤师院、矿警所、学校戏楼等设施穿插其中,成为园中有楼、楼中有园的豪华别墅。

  紫气东来是这座豪宅的总体构想, 段家楼正门在整个楼群的东南方,站在豪宅正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建筑独特、简洁明快的凉亭,建在青石筑成的平台之上,分别由八根八面见方的石柱巍然托起。石柱上面托梁为木质结构,大小梁之间均用铁螺丝紧固连接。亭顶单檐翘首、筒瓦覆盖,外形像一只展翅飞翔的燕子,寓示了段家楼基业飞黄腾达。与凉亭正对的是极富西洋风韵的小姐楼。楼前院落开阔,古柏参天,据说这些古柏是豪宅主人从老家安徽省育苗移栽到这里的,安徽在河北的东南方,奇怪的是近百棵近百年的古柏树树身一律向东南倾斜。柏与拜谐音,有祭拜祖先之意。段家楼楼群大小不同、式样不同,相同的是每座楼主人的卧室都在东南方向,段家楼主人暗借紫气东来的祥瑞之气。

  段家楼许多设计科学合理富于人性化,不但在当时遥遥领先于其他建筑,即使在今天看来也不落伍。无论是小姐楼还是总经理办公楼,楼内读书、休息、娱乐设施齐全、布局巧妙、做工精细、方便主人。门窗由百叶窗、窗纱、玻璃开扇三层组成。百叶窗由优质木条斜镶在窗框上,不同的是小姐楼门窗上的百叶窗的木条的下端是向外倾斜,在室内可以看到室外,而在室外却看不到室内;而总经理办公楼的百叶窗的木条的下端向里倾斜,在室内看不到室外,而在室外可以看到室内。设计者的良苦用心不言自明。且百叶窗的合叶都是专门设计的,打开窗户窗扇可以平面贴到墙面上,方便主人在室外的活动。楼内设有木质的升降装置,一日三餐可以通过这个装置送到小姐楼上。外面天气炎热,但是在段家楼内却感到屋顶有凉风涌入,这是因为段家楼的设计师巧妙地运用空间布局引入了自然风。无论是总办大楼还是小姐楼,墙壁的拐角处全部镶有异形砖,美观结实;楼内的电路全部藏在墙壁之内,不会破坏建筑的完整性;几座楼内的取暖设备也是双套,计有暖气又有壁炉,可见当时设计者的设计理念并不比今人落后,暖气片比现在的暖气片略粗,排列整齐,至今仍能取暖;豪宅的每座楼内都有浴室,全部用德国进口瓷砖装修,墙角用专用弧形瓷砖贴线,没有直角,既美观又便于擦拭;屋檐下安有疏导管道,雨过天晴走在檐下不用担心屋顶滴水这一个个细节无不印证着段家楼的科学设计。

  中西合璧式段家楼的建筑特点,段祺瑞早年曾留学德国,对德国生活方式极有好感,在建段家楼楼群时经他授意,楼群以突出德国风格为主,再配以中国古典建筑艺术,建筑材料大部分从德国进口,国内材料也是好中选优。它的正门在东边偏南的位置,用青石加工而成,是德式莲花造型,远远看去就象一朵盛开的莲花,与古朴、典雅、粗犷、苍劲的青石围墙浑然一体。小姐楼分上下两层,一楼由五孔高大的圆拱门组成,弧型突出,精巧别致;二楼四面回廊环抱,风韵别致。总经理办公楼是段家楼的代表作,也是中西建筑艺术结合的珍品。分上下两层,依然是三面回廊环抱,护栏玲珑别致,中间是高大拱形石门支撑的弧型回廊,高大威严。

  1912年,时任北洋政府总理兼陆军总长的段祺瑞及其家族入股正丰煤矿股份公司后,在正丰煤矿西约一公里处兴建总经理办公大楼、小姐楼、公子楼、德国工程师可里喀办公大楼、煤师院等规模宏大的德式建筑群体。为了打造百年基业,段祺瑞家族不惜重金,聘请德国专家进行建筑设计。考虑到战乱避难、机密、安全和物资储藏等方面的需要,在建筑群体地下8至12米深处修建暗道将总经理办公大楼、公子楼、德国工程师办公大楼、煤师院、凤山火车站、正丰矿厂区办公大楼、高级职员办公区、正丰矿电厂等主要建筑相连通。

  段氏家族自1913年至1924年所修建地(暗)道全长约1850米,大部分为砖巷,一部分为石巷圆木顶棚,做工十分精细,有些地段百年之后还完好如初。因当时保密要求非常严格,直接牵址到施工人员的身家性命,直到1969年段家地(暗)道才被发现,有些暗道入口在1983年拆除旧建筑时才重见天日。作为紧急情况下的逃生要道,段家人在挖地道的时候给建筑工人开出了每天一块银元的高工资,而且还以杀头相威胁,不许工人泄密,所以地道在很长时间内并不为人知。有一年段家拖欠正丰矿的工人工资,工人们在盛怒之下联合起来把段宅包围得水泄不通,但是三天三夜之后里面没有任何动静。闯进去一看,偌大的一座宅院竟成了一座空宅,段家人早就顺着地道逃跑了。

  1937年10月日军占领正丰矿后,出于侵华战争需要之目的,在正丰矿1号大井口东50米,正丰矿电厂水塔旁地下25米深处,自北向南挖地道约270米,直通矿界日军炮楼,全部为石巷,现常年被水淹没。日军修建的地道防卫森严,持枪把岗,专供日人防空和研究要事使用,华人不得入内。

  1969年前后,针对苏修的行径,主席几次告诫全党要防止苏修的突然袭击,“要准备打仗”,号召要“深挖洞”。在毛主席的号召下,全国开始备战,大规模进行人防工事建设。

  在历史大背景下,井陉三矿组织动用大量人力、财力,开展全民防空工程建设,前后用近5年时间在地下深8至15米深处修建地道长达3500米。在“深挖洞”的施工过程中又将段氏家族和日伪时期修建的地(暗)道进行连接扩修,使地道全长达到5556米。2001年进行旅游开发,供游客游览。

  段家楼景区地道虽历经百年,但保存基本完好,地道分上、中、下三层,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大循环套小循环,密布暗道机关,攻防设施齐全,仿佛地下迷宫,使进入地道者茫然不知所措。设有指挥部、机要室、机械维修室、武器库、餐厅、打靶场等多种场所。地道外设13个出口,可直通凤山火车站、公路大桥、正丰矿厂区、宏业宾馆、景区总办大楼等地,进入和疏散十分便捷。地道内冬暖夏凉,温度在18~20度左右,令游客感觉十分舒适。

  段家楼景区地道与百年矿井北斜井贯通。矿井内有全国罕见的井下老君堂和悬臂大铁铊。巷道和大厅内陈列着调度指挥、采掘、运输、通风、机电等五大类设施、设备,让游客在游览中体验正丰矿百年煤炭开采史。

  1937年日本人占据正丰矿后,段宏业于次年将正丰矿及段家楼一并卖给日本人;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段家楼于同年11月被河北省政府接收;解放后,段家楼曾为井陉矿务局三矿机关行政办公楼;1948年春,朱德总司令在陪同下视察井陉、正丰两矿时曾在小姐楼下榻。之后段家楼相继做过学校、医院、七二一工人大学办公室、职工单身宿舍和农转非家属住宅楼等。2001年2月被批准为河北省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以后,段家楼已无人居住。可以说,段家楼见证了百年历史巨变。

  在石家庄市井陉矿区,有一座几被历史湮没的百年豪宅段家楼。它建筑恢弘,文脉久远,一座座西洋风格的小洋楼,虽历经百年风尘,仍能显现当年的气派和风采,但它从不张扬,如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向前来参观的游人娓娓叙述着那些尘封已久的历史和尚存不灭的辉煌。

  段家楼是由当年北洋军阀、时任北洋政府总理大臣和陆军总长的段祺瑞家族投资兴建的,故称“段家楼”。

  中华民国元年(1912年),正丰公司由段祺瑞的胞弟段祺勋入股办矿,公司董事会设在天津,段祺勋任总经理。当年井陉矿在天津、石门、北平、保定等地均设有煤炭分销处。

  次年,正丰公司建总经理大楼,即今段家楼。正丰矿以民族资本的身份开矿,形成与德国人买办资本开采的井陉矿的抗衡之势。

  1923年,正丰公司开凿井陉矿新井,是年,曹锟为贿选总统,强行从井陉矿索款200万元。

  1927年2月,正丰煤矿公司总经理段祺勋病故,段祺瑞长子段宏业继任公司总经理。

  1928年,井陉矿在天津建成天津劝业场和交通旅馆。次年,南京政府行政院下令将井陉矿每年利润的四分之一拨归故宫博物院作为文化建设基金。

  以后多年,正丰矿多次举行工人大罢工,井陉矿几度兴衰。1937年,日军占领井陉正丰矿,组建伪满铁兴中公司经营煤矿。抗日战争中,井陉矿在支前作战中做出重大贡献。

  1940年8月,八路军百团大战首战首捷攻克井陉矿,在新井车站救出两名日本小姑娘四岁的美穗子姐妹俩。司令员派专人将其送往石门日军司令部。演绎一场两军对垒、战争罪恶但孩子无辜的我军人道主义的感人活剧。

  1945年11月,国民河北省政府接收正丰矿。次年蒋介石以国民政府名义电令井陉矿由经济部与河北省政府合办。

  1947年4月我晋察冀军区攻克井陉煤矿,成立以杨成武、为首的管委会,从此井陉矿回到人民手中。

  在三年解放战争中,正丰矿用自己的发电设备将电流源源不断输入西柏坡和设在天户村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机房,保证了党中央、毛主席的声音响彻解放区。

  在党中央由陕北转战到西柏坡后,段家楼军管会又将4卡车的办公桌椅、沙发、文件柜等家具运去供党中央、毛主席使用。所以今天的矿区老人们仍在叙述这样一段历史:新中国从西柏坡走来,而西柏坡却从段家楼走来。老人们会指着小姐楼的书房说,那可是当年朱总司令下榻的地方

  段家楼是中国民族工业的见证者,是我们红色政权初创时的奉献者,那中西合璧的雕花镂空大门,那中国式的歇山顶影壁墙,那沧桑斑驳的小姐楼、公子楼,还有那意大利风格的总经理办公大楼以及葡萄架长廊、小桥、湖泊、庭院以及那长达5500多米的迷宫般的地道,无不在向我们诉说那久远的故事。

  “养在深山人未识”。由于历史和政治的原因,段家楼并不为包括家乡人在内的人们所熟知。今天,她恢复了历史的本来面目,她已是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她有很多红色旅游的亮点,让我们记住她,历经百年的段家楼。

  摘自《行吟路上系列之凤山的民国影像》,作者 刘学斤

  井陉的采煤业据传出现于宋朝。凤山及其附近地区,在清朝已有上百个煤窑。原始的完全依靠人工进行的采煤方法在清光绪25年即公元1899年还在使用。改变也悄悄在这一年酝酿。在北洋有很深根基的德国人汉纳根这一年开始染指井陉采煤业,并于1904年获直隶总督袁世凯支持,签订中德官商合办30年合同。合同于1908年正式生效,井陉矿务局随之挂牌。

  开矿办矿在清朝末年成风,无论在官商还是在绅民中间都可谓趋之若鹜的时尚,在实业救国的旗帜之下甚至可啸聚成一股不可小视的势力。汉纳根的井陉矿引进机器开采,可观的开采量很快给他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中国的资源,凭什么任由外人开采支配?富了外人?这是掠夺,是地地道道的掠夺。

  当地绅商被深深刺痛,坐不住了,起而集资筹建保井公司,想与汉纳根形成竞争之势。然资金不足,难与之对抗。1909年再联合正定的王士珍、吴雪门等人成立华丰公司,汉纳根以“井陉矿务公司执掌全县矿权,不准有他人开采”之名反对,清政府裁决以绵河为界,华丰公司得到界南的开采权。

  王士珍与段祺瑞、冯国璋有北洋三杰之称。通过王士珍,华丰公司在1912年邀请并吸收段祺瑞以及阎锡山等人入股,正式改名为正丰公司。这一年是民国元年。这一年段祺瑞身为中华民国陆军总长,举足轻重。这样一位在民国政府举足轻重的人物能够应邀加入,并成为公司最大的股东,正丰公司才真正具备竞争的资本与能力,逐步与汉纳根抗衡,比肩而立。

  凤山真正的改变伴随正丰公司的到来而至。1918年正丰公司在凤山村西开凿大井,凤山随之成为正丰矿大本营。保障煤炭外运的铁路支线同年开始动工修建,相配套的七座办公大楼也相继拔地而起。

  正丰矿实力迅速壮大,“至1926年,公司股本扩大到660万银元,成为华北一带带有浓厚官僚资本色彩的大型现代煤炭产业集团”。凤山的正丰矿建筑“中西合璧,风格迥异,特色明显。既为清末民初我国民族工业发展的真实写照,又不失为中国古典建筑与西洋建筑有机融合的艺术珍品”。

  以目前掌握到的资料尚不能得出肯定或者否定的结论。走进凤山,走进段家楼这座以段家命名的建筑,我们却无论如何也绕不开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民国人物。没有以他为主心骨的段氏家族参与,正丰煤矿下场如何?还会有在我们面前舒展风姿的段家楼吗?

  1936年11月,72岁的段祺瑞病逝于上海,“以系三造共和之民国元老,闻者多致嗟悼焉。段氏早有知兵之名,佐袁世凯治军北洋,共王士珍、冯国璋称北洋三杰。其后当时势之推移,崭然有以自见,遂陟高位,执国柄。举措设施,动关大局,蔚为民国史上有声有色人物”。

  病逝前,段祺瑞遗嘱:“国虽危弱,必有复兴之望。复兴之道,亦至简单:勿因我见而轻启政争,勿空谈而不顾实践,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勿信过激之说而自摇邦本;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司教育者勿忘宝存国粹,治家者勿弃固有之礼教,求学者勿骛时尚之纷华”。当年的天津《大公报》乃至不惜这样的评价:“段先生对于中华民国的关系之大,为孙中山先生及袁项城以外之第一人”。

  因五四和制造“三一八”惨案,段祺瑞毁誉参半的一生中,用心最多的是军事,是政治,对于实业一事,则过问很少。对凤山矿上的事他用心过吗?大抵,即便想,也无暇吧。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全权委托给了同胞弟弟,在凤山花费心思的是他的胞弟段启勋。

  段启勋字子猷,1874年8月生,早年追随段祺瑞到北京,继入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回国任陆军第二镇参谋等职,正丰煤矿创立后他任总经理,有四子:宏图、宏程、宏炳和宏基。

  身体一直不大结实的段启勋于1927年因肺病在北京去世。此时的段祺瑞退出政坛归佛修道,似参破红尘,这一年正月初五,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纲纪荡然已久,太阿倒持有年,人事计穷,欲速不达。心力交瘁,徒劳无补。惟有曲致虔诚,默祷上苍,由无量之慈悲,启一线之生机耳”。

  胞弟的死并未让段祺瑞亲赴凤山经营正丰煤矿,继任正丰矿总经理的是他的长子段宏业;段宏业“擅围棋,不喜政治”,有四子四女。

本文链接:http://jeffsvideo.com/anwashigongshi/379.html